在中国VC流派的前浪、后浪和破浪

  • 时间:
  • 浏览:24

资料来源:元川研究所

作者:戴老板/许

编辑:黄主任

1983年,国家科委派了两个年轻干部到斯坦福大学,一个叫张晓彬,一个叫陈伟力。

这两位年轻干部的背景非同寻常。前者是前卫生部长崔月犁的儿子,后者的父亲是第二代领导人之一。在美国,张晓彬学的是风险投资,陈伟力学的是经济学。1984年回国后,张晓彬等人向中央政府提交了一份报告,提议成立风险投资机构,该提议很快得到中央政府的批准。

一年后,一家名为中国新技术创业投资公司(简称中创)的公司在北京市西城区胡芳桥13号成立。国家科委出资2700万元,张晓彬任董事长兼总经理。中创的高管大多背景深厚,所以自成立以来一直受到政策的特别照顾,每年可以从中国人民银行和火炬计划获得10亿元以上的贷款。

80年代是改革开放后中国第一代顶尖企业建立的高峰期,而生来就有金钥匙的中创,更是寄予厚望。到1989年底,公司资产已达18亿元。表面上看是一帆风顺,但中创当时面临的最大问题是资金方多为银行贷款,投资方没有退出渠道,只能靠分红来回支付。

为了解决退出问题,张晓彬与时任中国农村信托投资公司总经理的朋友王兴于1988年9月8日召开会议,讨论推进中国资本市场建设的问题。第二年成立了以本次会议与会者为团队的证券交易所研究设计联合办公室,这就是未来著名的“联合办公室”。

联席会议为中国证券市场的建立做出了重要贡献,这当然离不开策划者的背景。比如张晓彬去中央汇报,领导们笑着打招呼[1]:“是你!”

但是这个背景对于识别潜在企业帮助不大。要知道在没有股市的时代,投资是一种特权。中创的领导虽然在美国见过不少世面,但没有接受过专业、严格的业务培训,也没有参与过经常清理的投资江湖。他们属于“摸着石头下海”的标准,所以当时闹了很多笑话。

在四通需要融资的时候,中创团队进入调查,要了各种数据资料,进入电脑做了分析,最后给出了一个“如果有风险,和他们没关系;如果有兴趣,他们会得到一个大头。四通当时的老板讽刺地说[2]:“这家风险投资公司在哪里?你应该叫它保险公司?"

事实上,擅长“整合资源”和“政策套利”的人,更容易在PE阶段和投行领域实现“货币化”。据说当年外资银行老员工最喜欢的事情就是莫名其妙地告诉新员工:这是谁的儿子,这是谁的女婿,这是谁的媳妇.

90年代以来,中创发挥了比较优势,在海南、上海炒房炒股,在资本运营方面下了很大功夫。到1992年底,中创营运资金达到40亿元,辖10个财务部门、11个证券交易营业部、9个办事处和81家工商企业。这个时候,中创就像一个不择手段赚钱的财务控制集团,而不是专业的风险投资机构。

事实证明,这家风险投资公司既不懂风险,也不懂投资。1993年海南房地产泡沫破裂时,创未完工程损失高达10亿元。1998年,中央下定决心进行金融整顿,中创因非法炒房而倒闭。公司的投资组合(Portfolio)被重新出售,没有明星公司。

风险投资通常集中在企业成长的早期和中期,押注于

中创没有给行业留下什么遗产,却为这个行业写下了一条铁律:风险投资必须是平民子弟的大规模英雄主义实践场。

01.大河仍在波涛中

最能代表一家VC公司的元素,永远只有两个,一个是创始人,一个是方法论。

方正是关键。银行、券商、信托等传统金融行业。核心竞争力是许可证和渠道;二级市场的共同基金和对冲基金也需要在规模放大后依靠制度和组织体系,从个人作战到集体冲锋;但在风险投资领域,公司和创始人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VC必然与个人英雄主义密切相关。

比如提到红杉资本,不谈唐瓦伦丁,显然相当于非法侵入;说到软银,话题总是围绕着10米以内的孙正义;说到KPCB,显然离不开约翰杜尔登的传说;当谈论夏令时全球,而不是谈论尤里米尔纳发布脸谱网时“2亿美元换2%”的典故时,它几乎不是一个内部人士。

老牌风投公司Accel在互联网泡沫破裂后陷入困境,被几所常春藤大学的捐赠基金抛弃。创始人吉姆布雷耶四处寻找人才,几乎没有筹集到第十只基金。然后他顶住压力,给了Facebook 1亿美元的估值。他投资了1270万美元,最后赚了100亿美元,一下子把Accel带回了一线VC。

因此,“第一家进入中国市场的外国风险投资机构”的称号,可以让IDG付出代价,也离不开一个强者的提升:熊晓鸽。

熊晓鸽的第一份工作是在湘潭钢铁厂做电气钳工。他改变命运的方法只有一个:学习。1977年考入湖南大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