泄露40万条普通用户数据信息 圆通创始人的“励志”系列故事打了谁的脸?

  • 时间:
  • 浏览:15

40万条用户信息被泄露。背后存在怎样的监管漏洞?还有多少人对此负责?面对很多问题,最应该回应的一个人总是保持沉默。——余伟娇,童渊快递创始人。

来源:全球人物

作者:淘小淘

“双11”刚过几天,就筛选出一条与快递相关的新闻:《圆通又出“内鬼”!泄露40万条客户信息!》

据媒体报道,在邯郸市公安局近期查处的一起案件中,不法分子与童渊快递公司的几名“内鬼”串通,通过租用童渊员工系统账号进行赔偿,窃取公民个人信息,然后层层倒卖给下游不法分子,掌握信息40多万条。

还有已经是管理漏洞的“内鬼”。不止一个“内鬼”能看到漏洞,“再出来”不禁让亿万“尾巴人”惊呼:

童渊,你如何管理用户信息?

谁贱卖了我的信息?

信息到底是怎么泄露的?

警方表示,窃取信息已形成黑色产业链,相关人员“各司其职”。

本案中,犯罪嫌疑人马默杰以每日500元的费用聘请张默星、高莫桥租用物流公司内部员工系统账户;

团伙成员郭某、杜某某通过登录租用的系统账号进入物流系统,导出快递信息;

团伙成员朱某珍整理好被盗快递信息,交给搭档卢默硕;

陆默硕通过微信和QQ卖给中国和东南亚电信诈骗多发地区,每条消息单价1元。

真是一条龙“服务”!

泄露的信息包括发件人的地址、姓名和电话号码,以及收件人的电话号码、姓名和地址。如果按照以上六个维度的信息计算,泄露的信息数量实际超过40万条,涉及120多万元。

陷入舆论漩涡的童渊快报11月17日上午发来回复,称公司总部在7月底监测到异常后立即成立调查组,发现情况后立即向当地公安部门报案,相关犯罪嫌疑人已于今年9月落网。最后,童渊表示“感谢社会和媒体的监督,并对本案中暴露的问题深表歉意”。

面对这四五百字的简短解释,网友的反应是:是这样吗?很多人质疑:“有没有什么说法说信息是从童渊泄露的?”"难道童渊不应该赔偿被泄露隐私的客户吗?"

当晚,在央视《新闻一加一》节目中,主持人白也质疑:的回应为何给人一种“我发现了,我报道了,全程我配合”的自我赞扬感?

事实上,早在2013年11月,《法治周末》就报道说童渊泄露了快递信息。当时,在工作的林在网上公开出售了20多万条个人信息。

七年后的今天,童渊公司泄露的用户信息翻了一番。其间,类似的情况有多少?

面对很多问题,最应该回应的一个人总是保持沉默。——余伟娇,童渊快递的老板兼创始人。

喻渭蛟

从木工学徒到身价百亿

余伟觉出生于浙江桐庐,在国内并不知名。但说到地方代表企业,几乎每个“剁党”都离不开——申通、童渊、中通、大云。

作为一个“60后”,余伟娇生来就是一个苦孩子。高中毕业后,他没有上大学。19岁去杭州当木匠学徒。跟师傅学了三个月,开了个装修队。

80年代,改革开放让一部分人手里有钱,民营企业蓬勃发展。个人房子和公司都需要装修,所以这个行业很受欢迎。余伟觉能吃苦,能让自己的心灵活下去。短短5年,他把装修团队发展成了一家装修公司,开始异地承包业务。

余伟娇的装修生意,十几年来蒸蒸日上,90年代后期已经很难做了。当时社会上有很多项目都是拖欠的,余伟觉也是掉坑了。

当他不知所措的时候,余伟觉的妻子张西

当时申通快递公司已经很出名了,创始人夫妇都是桐庐人,总是热心帮助老乡。张小娟非常熟悉申通的老板家族,知道快递行业正在崛起,利润率很高。

经过调查分析,余卫娇觉得妻子的建议比较靠谱。2000年,他凑了5万元,在上海成立了一家童渊快递,有17名前装修公司的员工。

为了尽快还清债务,余伟觉经常早上五点去上海火车站取货,蹬三轮车送,半夜一点多回家。

最难的其实是刚开始的时候,当时余伟娇一天接到80多个订单,公司一个月一度亏损20多万。每天都为生计发愁,甚至还要向隔壁小店老板借钱买油买米,给员工做饭。就连他的妻子张小娟也不能再忍受了。她太爱她的丈夫了,她不能放弃。

余伟觉自我怀疑后下定决心。他认为困难是暂时的,快递需求会越来越大,整体发展趋势是光明的。

几年后,公司的经营状况开始好转,也赢得了一些国际大公司的信任,慢慢的接到了大订单。

圆通总部大楼

然而,余伟觉的一些管理方法在这一时期受到了批评。最典型的是——,照常营业。

其他快递公司周一到周五发货,周六周日休息。童渊第一个喊出“24小时不间断,一周七天不间断”的口号。

对于用户来说,这是好事,但对于员工和整个社会来说,“是否违反劳动法”就成了焦点。

对此,魏昱只给出了一个简单的解释:“因为在粤深做外贸的人周末不休息。”

在疑惑中,余伟觉一意孤行,一年后业务量大增。

喻渭蛟

2004年,余卫娇预见到一个电子商务时代的到来,找到马云谈合作。马云说:“合作可以做,但一定要减到每单8元。”当时邮政快递价格在22元,桐庐港快递一般价格在18元。

余伟觉想了想,咬牙同意了。2005年,童渊成为第一家与淘宝签约的国内快递公司。

喻渭蛟和马云(右)

就这样,在网购时代前夕,童渊乘着淘宝的顺风车,营业额飙升。

2012年6月,童渊快运首架波音737货机从杭州飞往深圳,一个月后,第二架飞机启航,随后是第三架和第四架飞机.业务量爆炸。

为争“千年老二”激烈厮杀

2016年10月,童渊以175亿元的价格借壳上市,成为“快递行业的第一只股票”,余卫娇迎来了人生的一个精彩瞬间。

但是,风光之下隐藏着危机。

当时快递行业是分的。申通、中通、童渊等老玩家正在迎头赶上,而白石、大云等新手则遍地开花。顺丰作为另一条轨道的大哥,以远超行业平均水平的速度和服务施加压力。

另一方面,以美团和饿了么为代表的外卖行业崛起,在很多方面对快递行业产生了强烈的冲击,尤其是劳动力。

上市仅几个月后,2017年2月,童渊遭遇“破产”风暴。当时有网友发帖称,他们的快递员在北京花园桥站点滞留了半个多月。当他们亲自去接时间的时候,不仅没有工作人员,还有人在索要工资。据此,贴主推测“童渊快递北京站点破产”。

这篇帖子很快在网上发酵,童渊不得不发表声明,表示整体运营正常。但业内人士爆料称,外卖行业的崛起给快递行业的招聘带来了很大压力。外卖员工成为员工后可以享受“五险一金”,有“三通一通”的快递员则不能。

网友当时爆料的圆通堆满快件的货仓。

为了解决人员的压力

经历了“倒闭”、“涨价”风暴的童渊,在口碑和业务增长上遭遇了严重挫折,在激烈的快递竞争中日益弱势。

在接下来的两年里,中通在市场份额方面一直遥遥领先,而一度在业内排名第二的童渊,市场份额和股价一直处于低迷状态,股价最多下跌60%,市长份额的增长率已经被竞争对手大云甩了几个街区。

喻渭蛟

眼看自己就要被钉在“千年第三”的位置上,随时都有可能成为炮灰,余伟觉危在旦夕。

2019年4月,俞伟蛟辞去公司总裁一职,将自己的才能奉献给具有阿里背景和技术资格的潘。童渊已经开始了激烈的技术升级和成本降低改革。

2020年,在快递业遭受疫情重创的上半年,童渊借机努力追赶。

根据童渊发布的半年度报告,企业业绩正在回升,而行业第二大公司大云的利润下降了56%。相比之下,童渊的财务报告不仅填补了第一季度疫情造成的缺口,而且基本上消除了价格战对其业绩的影响。在被大云践踏多年后,我曾经骄傲过。

追求胜利。2020年9月1日,余伟娇与阿里签订协议,获得阿里增资66亿元。当时有专家表示,阿里增持有利于童渊尽快在快递市场份额上位居第二。

然而,在童渊和大云争夺“千禧年第二个孩子”的激烈战斗中,没有人能轻易获胜。

童渊的第二名很久没有坐稳,而且有被推翻的趋势。根据第三季度的财务报告,童渊的净利润下降了19%,其业务增长率被大云超过。

喻渭蛟

快递市场波涛汹涌,行业排名起伏不定。有着20年快递生涯的余伟娇,应该已经习惯了。但是他似乎不明白用企业的良心来束缚用户的利害关系。

2019年,在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上,余伟娇的净资产达到了120亿,这可能已经超出了那个骑三轮外卖的穷小子的想象。但是在很多个人信息被泄露的用户面前,余伟觉的草根经历没能让他从底层多考虑普通用户。

如果窃取个人信息的嫌疑人是“苍蝇”,那背后是不是有“老虎”?如何向老虎挥刀防止类似事件发生?这些都是余伟觉之前的当务之急。毕竟行业杀只是因为生态,用户认可才是最终的饭碗。